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东洲评估执行总裁蒋骁等在《中国会计报》发表专业文章《从“搭船出海”提升到“造船出海”》
来源: | 作者:pmo53cf3c | 发布时间: 2018-02-06 | 851 次浏览 | 分享到:
从“搭船出海”提升到“造船出海”,打造资产评估行业的“中国服务”品牌
 
    ——评估行业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座谈会发言
     (作者:蒋骁、冯赛平)

  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倡导、高层推动的国家战略,对我国实现民族伟大复兴以及国民经济各行各业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双向开放的中国发展理念得到全面的阐释,而“一带一路”建设则是开放发展的重要举措和关键部署。十九大报告同时也提出,要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努力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要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援助力度,促进缩小南北发展差距。由此,基础设施、制度规章、人员交流三位一体的要素开发格局逐渐形成,对外开放的重点也逐步由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变,开放型经济合作框架基础的奠定为我国企业走出去夯实了前进的道路。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不断推进以及我国经济对外开放的持续深化,产业链的全球性优化是我国产业结构升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然要求,我国企业参与国际并购的意愿和能力也在不断加强。在全球化布局的过程中,包括资产评估在内的各类中介服务为我国企业的海外发展之路提供了重要保障。特别是资产评估服务,应当充分发挥价值发现、价值分析、价值引导和价值守护等方面的专业作用。
 
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守护国家经济安全
  在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共建“一带一路”的重大倡议后,我国企业“走出去”寻求海外合作的步伐明显加快,尤其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据商务部统计,2016年我国企业共实施对外投资并购765起,涉及74个国家(地区),实际交易金额1353.3亿美元,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53个,直接投资145.3亿美元。随着我国企业境外投资并购的快速发展,资产评估作为交易定价的核心环节,在维护公共利益当中越来越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在众多的境外并购业务中,中央企业、地方国企的境外并购因涉及国有资产监督管理而需要进行资产评估或估值,同时,资本市场上各类上市公司的境外并购因并购合规性要求也需要进行资产评估或估值。截至2015年末,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当中,国有企业占50.4%,非国有企业占49.6%。而在前十大交易中,国有企业境外并购7起,并购金额占比76.2%。其中,地方国企占48.6%,中央企业占27.6%。对国有企业境外投资并购进行资产评估,是目前资产评估机构境外业务的最主要组成部分。
  当下这个阶段可以称之为“搭船出海”,即紧随我国企业的全球化道路,在交易定价、信息沟通、博弈谈判、投后管理等重要环节提供决策依据和建议提示,协助企业甄别交易风险,引导市场优化资源配置,守护国家经济安全。在这个阶段,资产评估机构的交易定价核心作用得以初步体现,而博弈谈判和投后管理等服务还需要不断深入和加强,并最终为并购交易双方提供更加优质的专业服务,保障境外并购顺利进行。

境外服务中的“拦路虎”
  第一,客户认知度及人才配置不足。当前,在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的资产评估服务当中,大部分仍是因政策法规要求而承做的法定资产评估服务,而前期的博弈谈判以及后期的投后管理等专业服务却亟待加强。这类服务对企业的境外并购而言具有更重要的指导意义,对资产评估机构而言也具有更高的附加值。目前,这方面专业服务的市场大部分被国际投行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占据,其主要原因在于资产评估机构的综合性人才配置不足,同时企业也对国内资产评估机构这方面的服务能力认知度不足。在没有充足的人才配置下,挖掘市场沦为纸上谈兵,而缺乏市场基础的支撑,人才配置又难以为继,这对资产评估机构而言实则进退两难。
  第二,相关行业标准建设不充分。在境外并购交易的资产评估服务过程中,境外谈判惯例与国内评估执业程序的巨大差异是资产评估机构遇到的最大障碍。譬如,在前期进行约束性报价的环节,资产评估机构往往难以开展具体的核查验证工作,数据资料也非常有限,而配合国内企业进行谈判以及出具符合国内相关规定的报告也就无法进行。又如,在正式开展资产评估工作时,因交易双方相关标准的差异,按照国内资产评估准则要求进行的评估程序可能无法完全执行到位,例如财务核查程序等。再如,在完成收购后的以财务报告为目的(合并对价分摊)资产评估中,因时间和成本等问题使得现场工作受到较大的限制。在上述情形下,资产评估机构应该如何控制风险、履行程序、合理披露等都需要有相关标准进行指导。“一带一路”沿线涉及的境外投资并购项目,主要是利用我国企业的技术和资金优势,有效结合被投资地区的市场、人力成本和资源优势等形成投资协同效应,此时的资产定价应该以投资价值作为定价参考,而目前国内投资价值相关的资产评估准则尚未出台。
  第三,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资产评估缺乏认识。“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和地区属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相应的现代服务业发展也不够完善。这些国家对于资产评估的认识以及自身相关专业的发展都存在一定的滞后,相互的不理解和不配合是无法避免的,从而导致资产评估服务过程中执业成本的增加以及沟通困难的加大。
  第四,资产评估服务境外执业成本居高不下。资产评估服务的境外业务由于存在各方面环境的差异,往往需要更多的现场沟通时间、信息搜集时间以及因此而增加的差旅费用,时间成本和差旅成本远大于国内业务。另外,为了执行境外业务需要储备具有双语甚至多种语言能力的人才,且由于境外收购项目对技术沟通及技术方案设计等方面的要求比一般项目更高,双语人才还必须具有更高层次的技术能力,这也就大幅地提高了资产评估机构的境外项目执业成本。特别是在境外市场尚未形成一定基础之际,资产评估机构在成本方面将面临较大的压力。

输出中国经验与专业技术
  一是加强财政扶持力度。资产评估机构在跟随国内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提供的服务主要是国内相关规定要求的法定资产评估服务,资产评估机构要从“搭船出海”发展到“造船出海”,必须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分支机构、招聘当地人员,以及配合协会开展行业宣传工作。财政部门可以适时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如针对现代服务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税收优惠政策或定向补贴政策,对机构选派人员配合协会开展宣传工作给予鼓励和补贴等。
  二是提升行业认知度。提升资产评估行业的认知度主要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要提升国内企业对于国内资产评估行业及机构的专业认知度。政府部门可出台并落实优先鼓励国内资产评估机构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相关政策,特别是中央企业、财政所属国资和地方国资可聘请具有专业能力的国内资产评估机构全方位地参与境外投资项目。行业协会可配合财政部门、国资部门对资产评估机构的资产评估服务及其他专业服务能力进行宣传。另一方面,要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于我国资产评估行业的认知度。通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行业协会分会、开展论坛、联合培训甚至是国际化的考试认证等措施,将我国的资产评估行业经验和技术输出到相关国家,从而大大降低制度成本。
  三是加快相关行业标准建设。如前文所述,目前国内资产评估机构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资产评估服务过程中,存在着对资产评估程序把握、技术方法应用等方面的不统一和不确定等问题。在实际执业过程中出现的各类问题,严重影响资产评估行业的境外服务质量,亟待行业协会出台与实际问题相适应的技术准则、指导意见。现实环境往往瞬息万变,为快速有效解决执业矛盾,可通过发布专家意见等方式提供专业指导。
  2015年5月,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在未来十年把“Made in China”的标签上贴上了国家战略的印记。中国作为全球惟一一个具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对标欧美顶尖的制造业强国,把“中国制造”的“硬实力”建设提升到全新的高度。与之相应的,资产评估行业作为更高端的现代服务业也可以提出“中国服务”的概念,并把它视为国家“软实力”建设的重要标志,“软硬兼施”是提高综合国力及全球影响力的必经之路。
  我国资产评估作为现代服务业中较为高端、较具技术含量的行业,有必要通过全球通用的经济语言,加快国际化发展进程,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认识并认可来自中国的专业服务,认可“中国服务”的质量,认同“中国服务”的标准,为国家“软实力”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在我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的同时,资产评估作为现代服务行业有责任也应当有前瞻性眼光,将“中国服务”提升到新的台阶和水平。作为资产评估行业内的专业机构,更应该努力提高自身专业服务水平,从现在的“搭船出海”提升到“造船出海”的高度。
  -作者执行总裁蒋骁、冯赛平(上海东洲资产评估有限公司)